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7-06 00:40:39

                                              对于该病患的治疗情况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非常上心,近期天天都会去看。刘清泉院长向健康时报记者讲述了该病例服用安宫牛黄丸治疗的经过。

                                              日前加拿大外长商鹏飞发表声明,宣布加方禁止向香港出口敏感军事物品,并且暂停同香港的引渡条约。赵立坚在记者会上就加方有关涉港错误言论以及所宣布的举措表态称,中方强烈谴责,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将完全由加方承担。

                                              “安宫牛黄丸因瘟疫而诞生。”刘院长说道,瘟疫包括瘟和疫,瘟是以热邪为主,疫病则以浊气为主。瘟疫大多会引起神昏和痹证,都是由于神气不通所致。瘟病三宝:安宫牛黄丸、紫雪丹、至宝丹(也有说是苏合香丸),均为急救之品。

                                              健康记者查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危重症推荐处方中有人参、黑顺片、大黄、送服苏合香丸或安宫牛黄丸。与此同时还有推荐中成药:血必净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

                                              具体来讲就是分两类情况,

                                              第二类是新发地市场其他区域隔离人员“会用、用好安宫牛黄丸,找准适应症,对症下药,安宫牛黄丸是可以发挥极大功效的。”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宫牛黄丸在武汉地区的新冠肺炎患者诊治中也被使用多次,而且在北京地区,不仅在该名患者身上发挥了效果,还有一两例患者仅仅服用一两丸,其高热症状就得到了缓解。

                                              只可用于急救,不能用做日常保健服用7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7月5日,在北京市召开第142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介绍,北京一病例在治疗上用上了安宫牛黄丸。

                                              “当时这个病人的病情非常危重,上了呼吸机,也上了ECMO,症状表现出了高热。除了高热外,该患者还表现出胸腹的灼热、腹胀,从脉象来看是邪气内闭,从中医讲,即湿度热邪、内陷营血和心包。”刘清泉院长说道,该患者在治疗期间加服安宫牛黄丸4天,一天3丸。这个服用疗程和用量是根据患者情况而定的。

                                              对此,刘院长补充说明道,写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七版)中治疗危重症患者的药物可作为临床上普遍参考使用的药物,但像安宫牛黄丸需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进行选用。